信用大连( 沙河口区 )

当前位置: 首页> 信用知识> 信用知识

隐瞒新冠病情被列入征信黑名单,影响有多大?

来源信用大连 |发布日期: 2020-03-19

前脚刚出院,后脚就被警方立案。

日前,因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李某某刚治愈出院,就被上海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警方调查,李某某因隐瞒病情和流行病学接触史导致多名医护人员被医学隔离观察。

事实上,这样隐瞒病情的患者还有很多。河北邢台一患者因隐瞒病情导致失去最佳治疗机会,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深圳一患者因瞒报病情导致小区27人被隔离观察。

长春一患者从武汉回长探亲后,未向社区报备,在其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3次就医时,故意隐瞒在重点疫区工作生活经历和探亲事实,欺骗就诊医生,且多次主动与他人密切接触、就餐,现已导致5人直接感染、多人封闭隔离观察,造成严重后果。公安机关以涉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

由于瞒报病情后果严重,于是除了追究刑事责任外,多地政府决定将个人隐瞒疫情加入征信黑名单,施行失信惩戒。

2月7日,上海率先表示个人隐瞒疫情将列入征信黑名单,西安也通过微博表示瞒报病史、逃离医学观察等行为将列入个人失信黑名单。据「消费金融频道」不完全统计,上海、西安后,江苏省、河南省、杭州、昆明、深圳等地陆续也将隐瞒病情纳入征信黑名单。

日前,杭州公布了首批瞒报失信名单。据杭州方面表示,首批失信名单共有9人,从失信行为认定之日起一年内不允许信用修复,满1年以上的,应当主动签署和公开信用承诺书,并将失信行为认定之日至提出修复申请之日期间主动参与社会公益事业或志愿服务、接受信用修复培训作为必要修复条件。

虽然政府方面鼓励银行、企业对失信者进行联合惩戒,但目前来说并没有明确的具体要求。一位消费金融行业资深人士对「消费金融频道」表示,现在的“上征信”基本是各省市的自主操作,上报的信息也多半是地方性的征信平台,这些地方性征信平台和国家层面的征信平台对接状况如何,有待考究。

“由于,地方性的政府数据和金融机构的对接有限,所以,一般来说这种失信黑名单对于金融机构的放款影响不大。”上述人士说道。

需要注意的是,征信黑名单只是最后一步,除了黑名单公安机关将依法对瞒报病情者作出相关处罚,情节严重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依照《刑法》第114、115条,轻则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重则可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所以,疫情当前千万不可怀揣侥幸心理。

虽然多数人赞成隐瞒疫情上征信,但也有些人反对。反对人认为,征信并非“超级警察”。

在今年年初疫情未爆发时,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支付司副司长穆长春曾发文表示,征信系统也是金融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是一个公共产品,有很强的外部性,直接影响社会大众的隐私保护、信贷公平性等公共利益,应该本着“最少、必要”的原则进行信息采集、保存和加工,这样才符合公共产品的要求。

也就是说,征信不是超级警察,不能管大家的私生活,也不是为了评选社会道德楷模。信用数据的加工,不管是原始的征信报告,还是信用评分,还是别的各种创新产品,都要停留在个人金融信用领域,不应过界,不要把个人征信这个事儿搞得像是非要算出来谁是好人一样,没有人有这个权利。

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支持民营企业的28条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规范失信联合惩戒对象纳入标准和程序,建立完善信用修复机制和异议制度,规范信用核查和联合惩戒”。中央文件发出了纠偏的信号,意味着此前无限制扩大化的失信联合惩戒措施将受到限制。

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爆发,涉及到重大公共安全,大家支持隐瞒病情上征信的原因可以理解,目前来看央行层面并未发声,几乎都是上报地方征信黑名单。不过,这也能让大家多多思考,征信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文章搜索

请输入关键字!